海上丝绸之路
 首页  中心概况  创新平台  智力发布  科学研究  人才培养  学术交流  出版物  数据库  English 
站内搜索:
新闻动态

外交部政策研究重点合作单位公布广...
厦大张少军博士做客云山学术沙龙第9...
《南方》杂志专访隋广军:“山里的...
新西兰驻穗总领事来访
第二届中国LED企业国际竞争力TOP10...
云山学术沙龙第98期热议美国政军关系
外交部政策规划司司长王亚军做国际...

时评
您的位置: 首页>>智力发布>>时评>>正文

“一带一路”怎样才能帮尼泊尔生姜卖个好价钱

2015年07月22日 15:36  点击:[]

*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全球发展展望研究系列(GDP)讨论稿,2015年7月1日

本文已发表于澎湃

Policy Brief No. 15.023

July 1, 2015

“一带一路”怎样才能帮尼泊尔生姜卖个好价钱

徐奇渊

       亚投行作为“中国倡议”,从提出的那一天起,就伴随着质疑。质疑之一是,假如亚投行如中国宣称的那样并不打算取代现有多边发展融资机构,那么它与世界银行、亚洲开发银行有何不同呢?
      一种观点认为,与世行、亚开行致力于减贫不同,亚投行专注于投资基础设施,为亚洲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支持。但实际上,对几乎所有的多边发展融资机构而言,基础设施都是一项非常重要的业务内容。比如亚洲开发银行,就有60%的贷款集中于交通、通信、能源、水利等基础设施领域,世界银行这一比例也接近50%。如果考虑到这些机构更为雄厚的资本金,则亚投行的功能与定位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。
      另外一个质疑在于中国的产能输出。亚投行及“一带一路”的战略布局,引发了国际上对中国输出落后产能、输出环境染污的担忧。类似“China's Plan to Export Pollution”(Bloomberg)这样的标题,不时见诸国外媒体。与此同时,日本首相安倍宣布了今后5年大约1100亿美元的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投资计划。而且日本方面强调了“高质量基础设施”的理念,并提出推动“高质量基础设施投资”的国际标准。
      对于上述质疑和挑战,亚投行及“一带一路”,应采用什么样的发展理念来进行应对?这实际上也关系到亚投行对自身业务的定位问题。
      为了找到解决方案,我们不妨重新回顾一下尼泊尔生姜的故事:2013年,尼泊尔的生姜产量占到全球的12%,在印度和中国之后,居世界第3位。同时,尼泊尔的生姜出口数量,也位列世界第3。但是尼泊尔的生姜却卖不起价钱。
     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据:2009年的时候,中国出口的生姜产品折合单价,为每吨833美元,印度是1173美元,荷兰是1407美元,而尼泊尔只有195美元!这个单价,只有中国的23%,不到荷兰的14%。如此低的价格,导致尼泊尔难以从生姜行业得到实惠。
     尼泊尔出口的生姜,为什么卖不出好价钱?原因有三:
      其一品质。在尼泊尔的很多主产区,生姜品种尚未改良,纤维多、质地老。收获的时候,当地的农户从家里找到最大的袋子,装上几十斤,扛到几十里外的农贸市场卖掉。实际上,因为缺少自动化的清洗、分等设备,尼泊尔的生姜大都没有处理过就出口了。
      其二缺乏下游高附加值产业。中国人有句话,叫冬吃萝卜夏吃姜。生姜确实具有很多高附加值的用途。例如,生姜有抑制肿瘤、偏头痛等药用价值;同时也可用于防晕车、醒酒、甚至也可以用来生产化妆品治疗面部暗疮;此外,生姜也可以做成红糖或糖果。这些深加工的生姜产品,不但具有较高的附加值,而且单位重量价值高,更适合以较高的运输成本出口。
      但是,上述行业在尼泊尔却没有生存空间,这不是因为没有市场需求,而是因为基础设施跟不上,这正是我们要讲的第三点原因。
      尼泊尔的水利、能源、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严重滞后,导致高附加值的下游行业无法生存。根据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国际竞争力报告,在148个经济体中,尼泊尔的基础设施质量排名第132位,该指标分值仅为2.1分(满分7分)。要知道,以基础设施匮乏著称的印度,该项指标也有3.6分。
      基础设施的短缺,从电价也可见一斑。即使在南亚地区,尼泊尔的电价也几乎是最高的,例如,尼泊尔的电价比斯里兰卡高18%,比巴基斯坦高43%,比印度和孟加拉高115%!
      基础设施的发展滞后,不仅导致生姜的深加工遇到了瓶颈,而且也使生姜的种植灌溉、储存运输难以使用现代化生产方式。结果是产品品质、生产效率都大受影响。例如完成一单商品的出口,平均而言,尼泊尔需要一个半月;印度等南亚国家平均只需要一个月;而东盟国家只需半个月。
      除了上述三大原因之外,导致尼泊尔生姜的低价,其实还有一个更为致命的原因——尼泊尔的大部分生姜,只能卖给印度!因为尼泊尔是一个陆锁国(land lock country),夹在中印之间的尼泊尔,北面是险峻的喜马拉雅山脉,只有南面与印度的物流相对畅通。
      因此,尼泊尔的对外贸易严重依赖于印度。尼泊尔的生姜出口,60%以上都只能卖给印度。如果考虑转口贸易,那么几乎所有的生姜出口都要经由印度。由于缺乏其他的竞争性出口渠道,尼泊尔的生姜很容易被压价。
      在目前这样的条件下,尼泊尔和最重要贸易伙伴印度之间,以出口初级品、进口最终品的贸易结构为主。这种贸易结构,意味着尼泊尔在全球价值链中的边缘化地位。如果要对尼泊尔这样的经济体进行投资,那么上述问题的启发是:
      如果仅仅投资生姜的高附加值下游产业,例如医药、化妆品、糖果等行业,会因为水利、电力、交通基础设施的缺乏,而变得缺乏可行性。但是,如果直接投资于基础设施,可能也有问题。虽然基础设施具有正外部性,肯定会惠及下游的高附加值行业;但是基础设施的投资方利益在哪里?而且基础设施投资通常需要大量的资金、建设周期也长。所以,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,基础设施投资和其他高附加值的下游产业投资,看来是不可分割的,应该作为一个整体进行规划。
      最后,即使尼泊尔境内的基础设施得到了完善,生姜的国内价值链得到了延伸,但是在目前的陆锁状态下,尼泊尔的生姜也难以顺畅的融入到全球价值链当中。
      因此,与尼泊尔的投资合作,应强调两点:一方面是其国内产业链的延伸,通过基础设施、高附加值下游产业的一揽子投资规划,将尼泊尔的国内生姜产业价值链进行延伸;另一方面是和国际产业链的对接,通过国际、尤其是中尼之间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,推动尼泊尔的生姜产业链融入到全球价值链当中。
      尼泊尔的情况具有一定的代表性,例如在印尼,其海洋渔业本身也面临国内价值链短、附加值不高,对经济发展带动效果微弱等问题。因此,印尼的海洋渔业价值链延伸、及其与国际对接,也是一个可行的方案。
      在全球价值链日益整合的时代,国际多边融资机构的发展理念,也需要从单一项目、单一工程,向统合上、下游产业的一揽子投资模式发展。由点及面,我们也可以用全球价值链合作的思路,来推动亚投行和“一带一路”的全面建设。


免责声明:
本报告为非成熟稿件,仅供内部讨论。版权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经济发展研究中心、国际经济与战略研究中心所有,未经本中心许可,任何机构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翻版、复制、上网和刊登,如有违反,我们保留法律追责权利。
联系邮箱:1357668101#qq.com
 

上一条:研究员专栏论南海巡航

关闭

中国广州市白云区白云大道北2号 510420 (北校区)   |   中国广州市番禺区小谷围广州大学城 510006 (南校区)

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协同创新中心  版权所有